金融1180网

华为起诉美国政府 威尔逊总统

美国总统大选最新消息,俄罗斯联邦储蓄银行,威尔逊总统,华为起诉美国政府,朗很期待这个新生命的到来,并且在为“父亲”身份做着一些准备和改变。(注:《封面》采访时为1月7日,郎朗孩子在1月28日出生)“我们晚上要睡觉时,他(
华为起诉美国政府时里,你完全知道每分钟是干什么的,所以更有战略性地练。
封面:为什么是两个小时而不是用更多的时间去练琴呢?
郎朗:这个不太现实。因为我除了练琴,每天还得飞来飞去,钢琴家的日子不是每天都在一个地方,这点我们特别羡慕作家,工作可以不用飞来飞去,我们就总是需要在奔波中来做一些事情。
今年跨年我连续飞了四天,因为我有四个跨年演出。所以你想,一天能练两小时真的很不错了。
封面:很多人也说,一个钢琴家应该以他的练习或重要的演出为主,可以减少他演出的频次,来换取他更深刻的技艺。
郎朗:所以我一般都是选择最好的城市和比较重要的音乐会,我已经做了很多的减法。
但即便如此,我的行程依然排的比较满。欧洲、北美和国内,这是(演出的)三个主战场。然后我每年肯定还得抽点时间去日本、韩国、澳大利亚、新西兰等国家巡演,包括中东现在市场也不错,那儿也得去。
封面:我记得之前好像看过一篇报道说在你刚刚成名的时候,曾经在纽约说希望20年之后走在街头上,大家对古典音乐能有熟悉的感觉。
郎朗:我觉得这个应该能成。我在国外也还算是比较(有知名度),就是说不管你听不听得懂古典音乐,对我的印象还是会有。
比如说去年在疫情初期的时候,我们在“one world”线上公益的演奏,那个在家里做的,影响还是挺大的。

2、愿意为孩子做出改变
封面:现在郎朗的钢琴专辑里会看到比如 Janice 、月光曲这样的,好像不是钢琴家也可以弹得还不错的曲目。
郎朗:我本来就想做一个让全世界小朋友练琴的时候,有一个新的参考模板。只要弹钢琴的人,肯定要弹像《致爱丽丝》、《小步舞曲》这些,但是一般没有太多专业性的录音。
封面:未来会有哪些的急需的转变?有什么目标吗?
郎朗:我们现在正在设计一个全新的专辑,当然还是以古典音乐的方式来弹,但它跟平时的那种贝多芬、莫扎特的音乐是不一样的,更能和年轻的孩子们打成一片的那种。
封面:是因为要做爸爸了,所以特别强调年轻的孩子吗?
郎朗:对,确实有一点关系,因为我在看胎教的名单时,就在想什么音乐适合小孩。
封面:现在弹的是什么?
郎朗:勃拉姆斯的摇篮曲之类的。吉娜最近也在准备,她在怀孕期间也练琴,然后过一段时间她也会录一个新专辑。
封面:要做爸爸和做爸爸之前,你的想法或者对人生的规划有发生改变吗?
郎朗:肯定会有。我估计小孩出来一刹那可能就会不一样,这是一个新的开始。我现在就已经能想象到了。
因为每天晚上我们睡觉时,他就没完没了地踢肚子,噔噔……那种节奏感,你就觉得这种充满新鲜血液的生命力,给人的感觉特别好。
封面:愿意为新的身份做多少生活轨迹的改变?
郎朗:需要我做什么我就做。现在我还不知道,反正我就多回家呗。
封面:小的时候,爸爸、妈妈带你的成长方式,会对你今后的育儿产生什么样的影响吗?
郎朗:把好的留下,不威尔逊总统儿童没了,就是这两个选择。
封面:那现在郎朗是?
郎朗:应该是比较好的那种。
封面:但是要做天才的话,其实要付出很多。
郎朗:是的,现在大家在吃喝的时候,我还在练琴,或者听唱片、听专辑。
封面:现在每天都要练琴?
郎朗:对,现在每天两小时,但这比小时候练八个小时的集中力要强。因为在两个小美国总统大选最新消息一杯。”
这位多次在维也纳金色大厅等国际舞台上演出,被称为“天才”的艺术家,此刻也像极了上海街头那些用美食犒劳自己的深夜加班的人们。


以下为凤凰网财经《封面》采访内容:

1、现在每天练琴两个小时
封面:你现在在每一场演奏会之前,还会有紧张感吗?
郎朗:我一般在弹《哥德堡变奏曲》时确实还会有一点。去年3月在巴赫曾经工作过的德国莱比锡圣托马斯教堂弹奏《哥德堡变奏曲》,可能是我近十年来最紧张的一次。
我那天弹前十个变奏曲的时候,我都不知道自己怎么弹下来的,就是心在晃,有那种买单程机票,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回来的感觉。
封面:是因为这个曲子的原因吗?
郎朗:对,因为这个曲子实在是比较大,要持续一个半小时。首先,在上台之前,我肯定是要少喝水,因为中间不能上厕所。另外就是要让自己“静”下来,这个曲需要心非常静非常静才行。
封面:你是怎么让自己静下来的呢?
郎朗:练琴,看琴谱,然后睡觉。
封面:郎朗是成名很早的,而且被称为神童,但有人说到了一定的年纪,神童也需要改变?
郎朗:是的。因为巴伦波尔姆曾经说过一句非常牛的话,就是天才儿童到最后,要么是天才没了儿童留下了,要么是天才留下了俄罗斯联邦储蓄银行

(本期节目由凤凰网与上汽大众威然联合呈现)
出品|凤凰网财经《封面》
主持人|陈琳 制片人|武辰 宣发统筹|葛瑶
文|连卫民
编者按:1月28日晚20点19分,郎朗发了一条微博“家庭音乐会的小听众,他来了~”,并配上了2张一家三口手握在一起的照片,和网友们分享了初为人父的喜悦。此前,郎朗在接受凤凰网财经《封面》采访时,曾提到自己对于孩子到来的期待,以及愿意为了孩子做出改变,并且分享了自己对孩子以后的教育和培养的一些观点。在祝贺郎朗喜得贵子,成为一名父亲之际,凤凰网财经《封面》也将独家呈现郎朗对孩子未来教育的一些观点。


一个人,一架钢琴,一双随着音符跳跃的手。
1月7日,上海东方艺术中音乐厅里,郎朗又一次完全沉浸在那个美妙的世界中,此时此刻,音乐是他的全部,外界的一切皆与他无关。
空旷的舞台上,他是全场唯一的焦点。
有那么一瞬间,你会觉得舞台上坐着的仿佛是30年前那个在夏季炎热的小屋里练琴的小男孩,孤独,却又满怀被瞩目的梦想。
如今,郎朗已不缺瞩目,而让他在世界舞台上“一战成名”的,正是这次演奏的《哥德堡变奏曲》。
1999年8月14日,因原定的钢琴家急病缺席,17岁的郎朗在美国芝加哥“世纪庆典”明星音乐会上作为替补仓促上场,完美演绎了“金子发光”的励志故事。
演奏结束后,郎朗又以一首高难度的《哥德堡变奏曲》征服了现场的音乐家和经纪人,他的琴声从此走向世界。
一直到现在,郎朗对自己的钢琴水平都充满自信。在接受凤凰网财经《封面》采访时,郎朗直言,“觉得自己和傅聪大师都代表着华人在世界上的最高钢琴水准”。
如今的郎朗好像也不再孤独,吉娜爱丽丝来到郎朗身边,与他一起上演了“王子与公主”的现实版童话故事。
再过一段时间,王子和公主的孩子也将出生,郎朗也即将成为一名父亲。看得出,郎华为起诉美国政府朗很期待这个新生命的到来,并且在为“父亲”身份做着一些准备和改变。(注:《封面》采访时为1月7日,郎朗孩子在1月28日出生)
“我们晚上要睡觉时,他(她)就开始没完没了的踢肚子,噔,噔……的节奏感,你就觉得这种充满新鲜血液的生命力,给人的感觉特别好!”谈起孩子,郎朗的话语中有抑制不住的兴奋和期待。
与此同时,郎朗与吉娜在社交平台和综艺上的一些言谈举止也频频冲上热搜,当舞台的追光灯转变为媒体的闪光灯时,郎朗的生活注定不会再像以前那么“平静”。
但艺术家是需要“平静”的,伟大的创作往往诞生于自我隔绝式的孤独感中。郎朗的方法是,在每天最少两个小时的练琴时间里,把手机扔到一边,保持一种完全“静”的状态。
2021年的第一场独奏会完美谢幕,持续演奏了两个小时的郎朗,精神状态看起来反而比演出前更好。
“我觉得今天整体还是不错的,比较满意。”
“一会儿准备吃火锅去,喝威尔逊总统郎朗吉娜喜得子!向凤凰网独家透露育儿经:不会逼他弹琴|《封面》

美国总统大选最新消息,俄罗斯联邦储蓄银行,威尔逊总统,华为起诉美国政府,朗很期待这个新生命的到来,并且在为“父亲”身份做着一些准备和改变。(注:《封面》采访时为1月7日,郎朗孩子在1月28日出生)“我们晚上要睡觉时,他(